怀念鸽子:外来灰鸽的人生启示-酷鸽网_酷鸽网

酷鸽网 新闻 鸽坛飞羽 正文

怀念鸽子:外来灰鸽的人生启示-酷鸽网

发布时间:2019-04-10 10:58 来源: 点击()

怀念鸽子

    暮春时节,一只来无踪去无影的鸽子,飞临我家。想不到就是这只鸽子,以后竟在宁静的我家击拍出一些浪花来。

    民间对不速之客的突然造访,只要不是乌鸦、猫头鹰之类的,都会蒙上一层吉利的色彩。偌大县城的房舍密密麻麻如蜂巢,陋室仅是其中一孔。灰鸽飞临,看中的大概是我家屋顶那点可怜的人造屋顶花圃。

    城里的屋顶绿地也不是个稀罕物。我有时想,不管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,骨髓里都浸透着农耕社会遗留下来的积习。否则,前者房前点红缀绿,后者屋后瓜黄果香,就没有办法仅仅用审美或情致所能解释。至于我这个前脚已踏进城里,后脚还留在乡村的尴尬人,屋顶绿地上种出来的花草,同样是七荤八素,不伦不类的。为了让家乡的泥土落户城里屋顶,我洒下的汗水倒确实需要用斗来量,这也无济于事。屋顶花草的命运,直到我把母亲接进城里才得以改观。这样得来的劳动成果,换了谁都会看重的。

    母亲把呵护庄稼的全部细心、勤劳,倾注到这些花草上。宰鸡杀鸭的五脏六腑,吃剩的鱼刺肉骨,全部收集起来埋在土里。她同我一样是个“花盲”,大半辈子从不肯闲坐片刻。不同在于,她认准花呀草呀无非是另一种形态的稻粱或桑麻。没多久,屋顶上的花花草草,枝是枝,叶是叶,很有了些起色。母亲笑笑说,原来就是路边坎上的犯贱东西,还怕它金贵到哪里去?

    草盛招虫,枝茂引鸟,麻烦事真的找上门来了。从此后,草丛树下的植皮东一窝、西一坑,不知被何物扒得像个瘌痢头。母亲心疼她的劳动成果被糟蹋,而我懊恼灌浇过汗水的泥土扒得满地都是,风一吹造出“沙暴”来,晾晒的衣服非要变次色不可。

    开始的时候,我们怀疑过楼下的邻居那群鸽子。她的鸽子比专业户还要养得多。母亲几番侦察,把捣鬼作祟的祸首目标锁定:一只外来灰鸽子!

    我去看时,灰鸽已被母亲撵到了屋角的千秋架上。灰鸽瘦弱不堪,羽色黯然,无精打采,一阵风吹来,我还担心它会摔下来哩。也许它真的是饥饿交迫,在人们的叱骂声中竟无力抬起眼皮。而这个举动又被母亲误读为故意的藐视和蔑睨,逼迫她操起扫帚驱赶……

    捣蛋的灰鸽像牛皮糖一样,粘住了我家的屋顶绿地。人来它走,人走它来,拉锯之间照样把草地捣鼓得七坑八洼。对峙中母亲似乎没有了耐性,几次声言要上街买来老鼠药彻底解决。而我儿子,则取出玩具步枪,显然也要刀枪相见了。

    就在人鸽之战一触即发时,我有事去了港澳,一呆就是七天。返家时,想不到灰鸽竟神奇地化解了深重的危机,同时还与我们家庭成员建立了融洽的关系。从一进家门母亲不停的倾诉中,我大致明白了谅解的经过,无非是灰鸽彻底改变了扒坑的恶习,变得听话亲近起来了。

    母亲说是地下埋的东西生出虫蛆招惹来鸽子的。听她的语气,很有自责的成分。来不及歇息,我来到屋顶。灰鸽见有人来,也不怕陌生,径自从千秋架上窜下。母亲像唤鸡样,撒下一大把白米,它就全神贯注啄食起来。吃饱了,灰鸽不断侧晃着小脑袋打量我。这时我发现,灰鸽是只信鸽,纤细橘红的脚杆上套着个塑料箍儿。它几天不见也变了模样,灰黑的羽毛在阳光下泛出孔雀幽蓝。这幽蓝让人多么熟悉啊!当年汉代张骞出使西域,千里关山传信息,不就是一羽幽蓝的精灵吗?我产生了遐思。

    我也学母亲的样,将一大把白米撒在地上。灰鸽美美地嘬了一顿,直把本身已短拙的脖子斜背上一条“干粮袋”,在人前踱着方步——它一定很惬意。我不由得羡慕,甚至有些嫉妒它。匆匆间,人近中年,已很有了些疲惫沧桑感。人在旅途,累了有个地方,能让我这个陌生人落脚歇息,饿了赏碗饭吃,渴了送碗茶喝,该是多知足的事!鸽子无语,迷惑不解地张望我一阵,飞了。

    等到翌日清晨飞来时,灰鸽带回一只胡里花哨的花鸽,俨然大街上的流行情人,只知道旁若无人一个劲地亲热。我们很高兴地送了它们一把米吃。

    可是,才隔一天,灰鸽又孤单地飞回来了。不知本来就是一场骗局,还是新爱被情场高手诱拐。在我看来,灰鸽的遭遇很类似时下掏钱购买贫困新娘的光棍们,落得人财两空。这坑人的技俩,世间叫“放鸽”。以前我一直搞不明白的名堂,由此长了些真切见识。我真佩服灰鸽的定力,虽然“曾经为爱伤透了心”,却能在屋顶绿地花盆间踟蹰独行,极具哲人反思状。而我在报章上读的一条新闻是,有大龄青年三次结婚,三次误入“放鸽”圈套。看来,有时人不如鸽。最起码,它有理性,耐得寂寞,懂得亲近。

    少见的暑热把我们的晚餐桌,从蒸笼般的屋里搬到屋顶,这使得我们与鸽子有了更多的相处机会。通常它站在阁楼顶端,静静地看我们吃喝,在夕阳的余晖里凝固成古老屋宇马头上的装饰砖雕。有时来了客人,它也不怕,绕着人家咕咕不停地打招呼。种种迹象表明,灰鸽一直试图在努力融入我们这个普通家庭。客人们都建议造只鸽笼为它安个家,我未应允。它有家,亦有主人,我们只是不得知而已。上门为客,尽着地主之谊才是我们的本分。

    为自己的偏执,我后悔。说到底,它毕竟只是只鸽子。

    一天清晨,在屋顶汰洗晾晒衣服的母亲,同往常一样喂饲灰鸽。吃下大米,灰鸽竟不辞而别,箭一般射到不远处的屋顶。那里同样有花木盆景和浣衣的妇人。或许还会像我们一样,再赏上一把大米什么的。然而,灰鸽再也没有从那里飞回来。

    母亲是眼睁睁看着灰鸽飞去的,以后的几天,对它从开始的怨恨很快转为记挂,后来索性跑去探听,街坊众口一词认定那住户是悭吝得少见的小市民,喝自来水从不掏一分腰包,就靠水龙头昼夜滴漏。母亲因此更加坚信灰鸽凶多吉少的认定。

    一只羸弱瘦小的鸽子,虽不能大快朵颐,但是烹道椒盐炸鸽,对于持之以恒有着多年不良记录的主儿,要拒绝飞来口福的诱惑,道行会显得力不从心的。这同样使我有理由充分相信母亲的判断了。

    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世间事,真是说一句有一句!”母亲一声叹息,我们全家都有了一种负罪感,畜生动物何知世道如此艰难,道路充满危机,是我们喂米送水和无功利的亲近,直把鸽子送进人腹。这一滴滴,一丝丝仁慈善良,竟会结出罪果,想得到么?

    当然,这断然怪不得灰鸽的,与其相比,人类的脑细胞储量不知要高出多少倍。有的人在许多时候,却也见不得比它聪明多少。香烟中间涂着迷魂剂,饮料里面放进蒙汗药……听够了这类不大新鲜的故事,人在江湖,面对笑吟吟送上的美意,你还敢轻易地笑纳么?

    人与动物的最大区别之一,就是前者进化褪尽浓毛的脸庞,能展现天空云彩一样丰富的笑容。笑容是心灵开在脸上的花朵,是精神深处的情感编码,是神经运算结果的信息平台。笑容灿烂嫣然庞然,对笑容的掺杂、使假、蜕变,那是我们人类道德的最大退化。

    于是,我想到了暑假去上海的儿子。儿子说小也不小了,可还是像怡红院中的贾宝玉,知道鸽子的结局只会晓得哭。他返家时,得向他谈谈其中的道理。我有了这样的想法。

关键字:金山赛鸽 王良鸽舍 强豪赛鸽 信鸽 赛鸽 公棚 酷鸽 酷鸽网 赛鸽网 鸽子 信鸽信息网 中国信鸽信息网 赛鸽资讯网 信鸽协会 酷鸽协会 赛鸽公棚 酷鸽公棚 酷鸽俱乐部 赛鸽俱乐部 酷鸽商城 鸽舍 俱乐部 pigeon 博客 佛学 酷鸽俱乐部

责任编辑:kuge

相关阅读

已有人参与

鸽友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点击更换一个

精彩推荐